如何构建智能网联汽车系统

2019-10-28 08:40:39 5

汽车智能化、自动驾驶浪潮汹涌澎湃之时,如何构建智能网联汽车系统,成为一个热门而又前沿的话题。

  “新一代智能汽车的发展方向,是自主式的自动驾驶和网联汽车这样两者的结合,目前汽车企业也都在做自动驾驶产品,这些产品还是分开的:辅助驾驶是辅助驾驶、车联网是车联网,两者结合对所有的汽车企业,包括新兴的企业都是机遇和挑战。”在近日举办的第二届全球智能汽车前沿峰会上,清华大学教授、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克强在接受《中国汽车报》记者采访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。

  智能网联的新特点

  近来,智能网联汽车热度飙升,在全球进入快速发展期,未来汽车智能化这个方向是不是百分之百的自动驾驶、是不是高度自动驾驶不重要,但是在现有汽车上面,通过新一代的移动互联技术,让它很好的具有基于连接方式的自动化,这一定是一个发展趋势,在国际上仍然是方兴未艾,目前研究的主体可能不仅仅是传统汽车,参与者之中也不仅仅是汽车企业,还有互联网企业、通信企业,跨界融合的企业生态,也许会是很好的发展模式。

  李克强认为,不管是自动驾驶,还是智能网联汽车,真正意义上在各种工况、各种条件下的自动驾驶,应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任重而道远。对于高度的自动驾驶,如果能讲一些特定的场景,比如代客泊车等特定的区域、特定的场景,仍然是一个汽车量产的竞争点。

  智能网联汽车是一种新的产品形式、新的商业模式、新的生态,在新一轮基于新一代移动互联技术,包括大数据、云、AI,已经进入这个领域,可能对产品发展和开发模式产生很大的影响。需要强调的是,汽车产品的安全问题,包括提到的各种功能安全问题、信息安全问题,也是发展需要聚焦的问题。

  由于智能网联汽车是新产品、新模式、新业态,所以真正推动这个产品的产业化需要真正意义上的业内合作、跨界协同,这是必然趋势。李克强说,根据现在的发展趋势看,日本的国家项目里有一个比较成功的项目——动态基础地图平台,充分将应用层、基础层分离,基础层是需要协同的方式来产业化的。

  自动驾驶中国方案

  从国际发展动态再来看中国,智能网联汽车发展有一些新的特点、新的要求。到了自动驾驶时代,特别是到了智能时代,本地属性要求更加强烈,换句话说,将来的自动驾驶产品一定有每个国家工况的自动驾驶产品。可以认为既会有日本本地属性的自动驾驶产品,当然也会有属于中国本地属性的自动驾驶产品,所以我们对适应中国本地属性的产品取了一个名字叫“中国方案的自动驾驶”。

  李克强的解释是,一是自动驾驶加“网联式”,首先要适应中国的基础设施,包括中国的道路基础设施、信息基础设施,中国的地图、定位、通信,这些完全是有本地属性的。二是如果未来的自动驾驶要采用联网式,一定会有一个联网的运行平台,这个平台肯定是在中国,在中国就有中国联网运营的标准。未来的汽车产品、产品的架构会发生改变。至少目前的电子电气架构会发生改变,汽车的电子电气架构发生改变了,当然就是一种新标准的车辆,未来特别强调电子电气,包括信息的车载架构。

  所以围绕这些未来是本地属性的标准、本地属性的方案,自然会有面向中国方案的自动驾驶。未来如果是要采取联网的方式,车辆是运行在智能的基础设施上,有一个运营的平台,要满足信息安全。这种新的产品形态,从产品架构到运营、到未来的增值模式,将全部发生改变。

  “未来中国要真正推动自动驾驶,产品形态将发生改变。这个产品形态里面就有五个基础平台。”李克强表示,其中包括云控基础平台、高精度动态地图基础平台、车载终端基础平台、计算基础平台、信息安全基础平台。这五大平台是新一代汽车产品进入智能网联时代后新的零部件、新的关键重要部件。传统汽车的关键零部件是发动机、动力系统、驱动系统、操控系统、制动系统、行驶系统,在智能网联时代,在系统上面还有这五大技术平台。这五大技术平台是基础部件、是产品,怎么把这个产品开发出来、生产出来,怎么使用,这是我们在推动自动驾驶产业化时必须思考的、必须推动的完整的功能。

  未来自动驾驶任何一个平台,车和车连、车和人连、车和云连,本身这个基础平台,不是现在的产品,一定是改变了的产品,而这个改变的产品只靠一家不行,这是协同式的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基础设施由于连接以后产品形态会对产业链发生影响。传统的产业形式——二级供应商、一级供应商,再到主机厂。智能网联时代,假设要开发控制器,中间多了三大块,必须去跟信息、去跟通信交涉,去谈合作、谈协同,不是一家能主宰的,有数据的交互,才可以做到。

  信息安全值得重视

  自动驾驶因为有车联网,自然会有网络的信息安全问题,自动驾驶中包括高精度地图都是依托网络通信的。

  其中,可以通过实时通信,把车辆一直联到云端,通过云端可以做一系列的分析判断,最后能够对物理端进行干涉。包括信息安全基础平台和车载终端平台,都能够以这样一种定位和这样一种协同的开发模式,来推进这个社会有效的、合理的市场化竞争。“五大基础平台将来对产业会形成一种新的发展模式,是以国家的发展战略、行业的重大需求为牵引,以真正企业所需求、真正企业所使用为支撑,完成这五大平台的再协同。”李克强认为。

  五大基础平台涉及到战略基础设施,既有社会属性、又有市场化竞争支撑,要进行研发、产业化、应用,需要凝聚共识、需要顶层设计。当然这样的平台开发,需要聚集资源、融合创新,还需要跨界人员来组建运营这样的公司。“这样的公司开发出产品的时候,同样需要市场驱动、需要协同发展,当然是复杂系统,需要做示范应用、需要建立全社会生态,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形成产业化。”李克强表示。